主页 > 教育论文 > 教育教学论文 > 宗教学 > 正文

宗教学 宗教学视角探求董仲舒天命神学思想

2019-05-12 10:14:14来源:论文阁作者:佚名
宗教学导读:董仲舒从天人感应论动身, 论证了统摄一切的至上神天以灾异谴告和应瑞感诚而降授命之符表达天命意志, 对传统天命观停止了具象化改造:一方面

董仲舒从天人感应论动身, 论证了统摄一切的至上神“天”以“灾异谴告”和应瑞感诚而降“授命之符”表达天命意志, 对传统天命观停止了具象化改造:一方面, 把上天符瑞降祥的征兆表达变成了人的终极盼望与等待, 打破了传统天命观于人而言笼统玄虚且无可感的理论界线;另一方面, 把人对天符瑞降祥的盼望与等待又变成个体或者群体道德行为的施行动力, 在理论层面上又回到了先秦儒家“以德配天”的德性途径。“授命之符”提示了君王任务的崇高性, 敦促了为君者“法天之行”、“除民所苦”的社会义务之践履;他提出的“兴太学, 置明师”等文化主张被汉武帝采用, 并以国度统一认识形态方式予以推行传播。董仲舒以外在宗教方式行儒家义理事项, 承儒家理论肉体之精华, 故仍然是“儒者宗”。

关键词:西汉; 董仲舒; “天”天命神学; 儒学; 天命观;

武帝继位, 举贤良对策。董仲舒针对当时社会“欲善而不治”的政治次序和“六经离析”的文化乱象, 以孔子儒学为指导, 承《春秋》“奉天法古”之准绳, 运用“道往而明来者”的思想方式, 体天之精微, 察万物之名状, 融百家之长, 以灾异符命释社会人事, 引古喻今, 提出一系列兴利除弊、治国安邦的主张和倡议。其着名结论:“今师异道, 人异论, 百家殊方, 指意不同, 是以上亡以持一统;法制数变, 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 皆绝其道, 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 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 民知所从矣。”求统一思想、统一认识, 明白法度, 让民有所依从, 被汉武帝采用, 并以“免除百家, 独尊儒术”的文化举措予以推行施行, 影响了中国社会二千多年来儒家思想开展的进程。当今儒学开展曾经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儒学与儒教研讨曾经呈现多元化、多角度、多维度, 以至跨学科的研讨态势, 对汉代儒学宗教性研讨和讨论的重要性已然凸显。

需求阐明的是, 历代诸家对董仲舒的学术评价和历史定位可谓仁者见智, 但无论是研讨儒学者还是探究儒教者, 均肯定了汉代儒学所呈现的宗教化转向。本文试从宗教学角度就董仲舒天命神学思想予以剖析, 就教于方家。

一、“天”是宇宙万物的主宰及统摄一切的至上神

殷商甲骨文中, 殷人的卜问对象分为天神、地只和人鬼。天神包括日月、云雨、风雪等头顶上的自然现象;地只包括土、四方、山、川等脚下的自然现象。人鬼指先王、先公、先妣、诸子、诸母、旧臣等过世祖先。也就是说, 卜问的对象涵盖天上和地上的一切自然物象, 以及由鬼魂崇拜而来的过世祖先。他们以为天、地、人鬼诸神的背后有一个法力无边、能力无比的主宰———“帝”或“上帝”。殷人的“帝”或“上帝”具有充沛的人格神特征, 可以依照本人的意志支配自然界, 令风令雨, 还能降堇、降祸, 决议战争的胜负, 以至主管日常生活诸事。人惟有忠诚祷告、贞问和供奉丰厚的祭品来取悦上帝。《礼记》记载的“殷人尊神, 率民以事神” (《礼记·表记》) , 就是对这一时期浓重宗教气氛的描绘。

随着社会消费力程度进一步开展, 人类思想才能的进步, 对宇宙统一性认识也在进步, 人们曾经不再满足于爬行在“帝”的面前, 听命其主宰, 也不再满足于对自然现象做简单的吉凶好坏的判别, 而是开展出对自我的照顾。周人将“天”视为统摄一切的“至上神”, 这就意味着头顶上的“天”至少具有可观可感, 以至能够把握的客观真实性, 相较于殷人的任性专制、喜怒无常的“帝”来得更为真实牢靠。周人不再单纯依托忠诚的贞问得出简单的吉凶祸福的判别, 而是将“天”赋予道德内容, 并使之成为人世善恶的裁判。周人以为, “惟克天德, 自作元命, 配享在下” (《尚书·吕刑》) , 殷纣王之所以丢掉大命, “惟不敬厥德, 乃早坠厥命” (《尚书·召诰》) , “皇天无亲, 惟德是辅。” (《尚书·蔡仲之命》) 有德之君才干得到天命眷顾, “明德修身”、“以德配天”才干永葆大命。德行才是取得天命的独一依据。周人对天神意志的把握走上了以人为主体的“以德配天”的道德修为的道路。周人看到了人的力气和人的客观能动性作用, 开启了天命观的人文理性主义开展方向。能够说, 人文理性肉体的开展某种水平上也意味着天命神学的衰微。战国中后期诸侯争霸行为也意味着道德标准并非能够约束一切人, 统一的秦王朝更将法治推向极致。

面对汉代统一新王朝的树立, 各种社会问题的集中呈现, 董仲舒开端重新审视上天的崇高实质, 重塑上天的崇高权威, 重拾对上天敬畏的态度, 试图提醒其神秘的非理性的一面, 构建其大一统的宗教神学的思想体系。宗教世界中的神灵是一种支配和支配自然界和人世生活的超人世、超自然的力气, 这是神灵的权能和基本属性。神以本人的意志和命令来支配和支配自然和人世生活, 是神性的基本。

董仲舒所构建的神学之“天”就是这样一种超自然力气。董仲舒以为, “天”是宇宙万物之造物主。“天者万物之祖, 万物非天不生”, 万事万物皆由天出。“天”又为群物主, 崇高而至尊, 既创生万物为造物主, 又以“和之”、“成之”的施与肉体覆育万物, 正如他所说:“天者群物之祖也, 故遍覆包函而无所殊, 建日月风雨以和之, 经阴阳寒暑以成之。”不只如此, “天”还发明了人, 是为人之本。“天地者, 万物之本, 先祖之所出也。”天是人之始祖, 由“天”所出, 人之形体、血气、德行、好恶等都是变化上天而构成, “人之情性由天者矣。故曰受, 由天之号也”。人既是“受造”性存在, 又具有“取仁于天而仁也”的先天素质, 董仲舒进而充沛肯定了教化的可能性。个体生命如此, 社会次序及终极价值源泉也出自“天”, 正如他所说:“仁义制度之数, 尽取之天。”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