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论文 > 电视电影论文 >

中美时空穿越电影的跨文化比较

2020-01-10 20:57:38来源:论文阁作者:佚名

导读: 关于穿越电影、表现形式及跨文化比较关于&ldquo和穿越&的论文《中美时空穿越电影的跨文化比较》,近年来,穿越题材的电影作品备受追捧,但不同国家的穿越电影又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本文通过对中美时空穿越电影出现的原因及表现形式进行对

关于穿越电影、表现形式及跨文化比较关于&ldquo和穿越&的论文《中美时空穿越电影的跨文化比较》

近年来,穿越题材的电影作品备受追捧,但不同国家的穿越电影又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本文通过对中美时空穿越电影出现的原因及表现形式进行对比分析,探究中美文化之间存在的差异。

关键词:穿越电影 表现形式 跨文化比较关于“穿越”一词,最为普遍的解释就是指某人物因为某原因,借助某种工具,经过某过程,从所在时空穿越到另一时空的事件。穿越并不仅限于回到过去,也可能穿越到未来,或者穿越到平行空间、平行世界、平行宇宙,还有可能穿越到异时空。穿越电影各个国家都有,虽然同为穿越题材,但是中国的穿越电影却与美国的穿越电影有着不同的产生原因及表现形式。

一、中美穿越电影出现的原因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后世对于富有神秘感的古代生活充满好奇,穿越电影给观众提供了了解历史的机会,也给予观众一个大胆的想象空间。穿越电影作为穿越小说和历史剧结合的产物,它更像是包装后的历史剧。所以人们对古代生活的探究与好奇是穿越剧出现的原因之一。在生存压力越来越大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逐渐减少,感情也日渐疏离,很多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作品反映小市民的艰难生活,观众看到的更多的是无奈、压抑和痛苦,而穿越题材却使人们暂时从精神上脱离现实的束缚,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所不能,寻找心理安慰,可以说,穿越电影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超现实的平台。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跨媒介传播为电影文化带来新的契机。电影与网络文化的融合已经成为一种潮流。我们生活在网络时代,网络穿越小说的魅力吸引了无数的读者,这样一批忠实的读者,也为穿越小说搬上银幕提供了群众基础。随着观众对穿越题材的认知度不断加深,观众也渴望电影中出现更多新奇的元素,因此形式新颖、拍摄手法奇特的穿越电影应运而生。

美国的穿越电影更多地充斥着对未来的忧患、恐慌意识。在科技不断创新的后工业社会,美国人民对未来世界充满了危机感,这种恐慌可能是基于对现实世界的猜测和幻想,电影中却不会直接表达出对现实世界的各种不满,而是把希望寄托于未来。与危机论不同的是,一些进化论未来主义者乐观地认为人们会靠自己的努力、智力、潜力改变未来可能存在的灾难,从而暂时转移了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在电影中以“救世主”的姿态拯救世界,这也是美国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体现。

此外,中美穿越电影出现的原因与两国的地理环境和民族性格存在一定的关联性。 “正是稳定的地理环境和生活方式,使之形成了大陆性文化,其主要特征是安土重迁,保守,不求创新和想象,自给自足,独立稳定……环境把人安定在了那里,久而久之,中国人深层心理结构中的那种流动的感觉就不强烈……他们渴望安宁,期望天下太平。”[1]正因如此,中国人的民族性格里有顺应天命、安于现状、求稳的一面,所以在穿越题材的作品中,更多表现的是处乱不惊,而非波澜壮阔。西方文化的发源地则与大海有着不解之缘,这也注定西方人性格中有乐于挑战、了解未知、求新的一面。不同的地理环境和民族性格使中美影视作品呈现不同的创作风格和表现形式,穿越电影亦是如此。

二、中美穿越电影的表现形式

(一)穿越的形式

中国的穿越电影中主人公的穿越大多是被动而无意的。例如《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中至尊宝为了救白晶晶,启动月光宝盒使时光倒流,几次产生故障后,将其带回五百年前,二人在另外一个时空相遇。再如《神话》,骁勇善战的大将军蒙毅奉命护送玉漱公主入朝为妃,一路上彼此暗生情愫,但最后蒙毅还是选择效忠君主,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二人在千年之后重逢。

相比之下,美国穿越电影则显得更为主动。

在穿越电影《回到未来》中,博士布朗研究发明的时光穿梭机,使人们可以自由穿越于过去、现在与未来。《十二只猴子》中的主人公为了拯救被病毒侵袭的人们,回到过去寻找末世病毒的来源,故事情节引人深思,同时又巧妙感人。

从这些较为著名的电影作品中不难发现,中国的穿越电影大多采用被动穿越的形式,这种无意识的穿越使作品显得更为神秘,也蒙上了一层浪漫的面纱,它反映了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以及对未知世界的无限向往。相比之下,注重科学性、合理性、逻辑性的西方人更愿意借助现有条件,主动地穿越。美国穿越电影大量引用科学理论,如相对论、平行世界等,尽管内容纯属虚构,但其内在的逻辑性与真实性却令人深信不疑。

(二)穿越的媒介

穿越电影中,穿越媒介不尽相同,而且它们不需要真实存在,也不需要符合常理,作者可以大胆地发挥想象力,可以通过任意一样东西完成穿越。在通常情况下,中国大多采用神器加上时机的穿越媒介,而美国则是借助一些“科学仪器”,这种不同之处产生的原因与中美文化之间的差异有很大关系。

中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富。自古以来,中国人就对那些神秘的带有神话色彩的古物钟爱有加,如《大话西游》中的月光宝盒,《神话》中的宝盒,《梦回鹿鼎记》中的古书,它们都属于上古神器,这些神器帮助主角穿越时空。概括说来,中国的穿越方法基本就是神器加上时机,拥有这两样,就能达到穿越的目的。那些神话传说和史资料,也为穿越电影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与中国式穿越相比,美国式的穿越则更讲求科学,崇尚理性。如《雷霆万钧》里,穿越时空计算机可以让人穿越到白垩纪。《回到未来》中的布朗博士利用相对论,发明了时光穿梭汽车。

“‘穿越’这两个字其实不是神话,而是科技,起源于爱因斯坦的时间相对论。这种理念下出现了很多科幻作品,这是有科学依据的。穿越本身就是科技理念,时空隧道是有科学依据的,不是完全想象出来的。”[2]科技的快速发展为人类的想象提供了现实依据,同时也使人们更加向往对未知世界的探索。那些对未来大胆、超前的想象,都为美式穿越提供了基础。

(三)穿越的时代

中国穿越电影大多数是往后穿,而美国则是往前穿。有人说这是因为“一个想不出未来,一个想不出历史”,从中也反映出了中美文化的差异。中国穿越电影的主人公大多是穿回古代,他们不仅有丰富的历史知识,而且还身负重任,他们会为了还原或改变历史而去帮助历史人物完成使命,所以以历史事件为依托的改编版故事情节与复杂的感情纠葛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美国穿越电影中的主人公则是穿越到未来时空,例如电影《阿凡达》主人公穿越到未来世界的潘多拉星球,在电影拍摄中,导演卡梅隆也很注重现实性,努力使影片接近完美。虽然美国的穿越电影很少展现历史事件与真实事件,它的内容、剧情基本上都是虚构的,创意也是天马行空的,但是其故事情节却不是靠浪漫主义想象支撑起来的,而是建立在严谨的科学理论基础上的。

(四)穿越电影的主题

中国的穿越电影多是以爱情为主,因为爱情是永恒不变的主题,“爱情在现实中就可以使心灵超生,用这样的超生的原材料创造出的心灵世界可以说是超生再超生,是心灵的心灵。所以这实在是伟大的素材。”[3]但是与现实中充满物欲的爱情不同,电影中总会出现爱情至上的故事情节,而这正是当代青年理想型的爱情,这也使得影片大受追捧。《大话西游》中的一句“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情感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如果上天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更是成为经典台词。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我们从片名中就可以看出这是一部爱情电影。它讲述了秦朝郎中令蒙天放与少女韩冬儿的三生三世爱恋,纯真浪漫,感人至深,这正是中国人表达情感的独特之处。

美国穿越电影则大多没有过多的爱情描写,更多是体现了主人公的使命感。《终结者》中,人形机器人为了拯救人类,从未来穿越到美国,保护未来人类的领袖。《阿凡达》中杰克虽然有感情戏份,但最终从爱情中升华,带领“纳美星人”保护自己的家园,他也成为了大家拥护的领袖。

美国穿越电影展现的是主人公的英雄色彩,凸显主人公的责任感。“他们(指英雄,笔者注)所清晰显示的不是处于崩溃状态的当代社会和心灵,而是社会在其中重生的永不干涸的源泉。英雄作为现代人而死去;可是作为永恒的人——更完美、非特定的、普遍的人——又获重生。”[4]英雄的主人公面对危难挺身而出,历尽艰辛拯救人类与地球,充分体现主人公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所以美国穿越电影的定位更多是科幻片、冒险片、灾难片,同时也鼓舞人们展望未来,表现出人们对未来的期望与担忧。

三、结语

中国时空穿越题材的影视作品层出不穷,其中不乏优秀之作,但与运用科学技术、制作精良、视觉表现出色的同题材美国影视作品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比如中国的穿越电影类型化特征明显,一般都是历史加爱情,主人公穿越到古代宫廷或江湖中,同时影片中交织着爱恨情仇,别样解读历史,抑或曲解、篡改历史,达到娱乐观众的目的,而有些观众欣赏水平和审美趣味有限,深陷幻觉,无法自拔。“人们穿越到历史里,看到了什么?

遗憾的是,大多数‘穿越剧’看到的都是后宫里的秘史……女人不是争权而是争宠,花枝招展,尔虞我诈,一切都是为了‘权柄’,人性之扭曲可见一斑。”[5] 这与影视作品应对观众具有引导、教育作用的说法背道而驰。另外,从某种程度上讲,中国的穿越电影还缺少深刻的思想内涵,缺少突破与创新。

对中美穿越电影进行对比分析,可以从中看出两个国家的文化差异,这会让我们加深对中美文化的了解,促进彼此的合作,同时也对自己国家的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保护我们的文化遗产,使其发扬光大。

参考文献:

[1] 辜正坤. 中西文化比较导论[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9.

[2] 刘原. 探析电视穿越剧现象——电视剧《神话》研讨会综述[J]. 当代电视,2010(03).

[3] 王安忆. 心灵世界[M].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8:214.

[4][ 美] 约瑟夫·坎贝尔. 千面英雄[M]. 张成谟,译. 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00.

[5] 孙振虎. 中美穿越剧三大PK[J]. 中国报道,2012(03).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