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论文 > 喜剧表演论文 >

罗西尼的喜剧人生

2019-12-15 05:17:17来源:论文阁作者:佚名

导读: 《罗西尼的喜剧人生》,一直很喜欢意大利音乐家罗西尼的音乐,但你千万别跟我说什么继承莫扎特遗志,意大利歌剧承前启后之类的大道理,我喜欢他,就像喜欢吃罗西

《罗西尼的喜剧人生》

  一直很喜欢意大利音乐家罗西尼的音乐,但你千万别跟我说什么继承莫扎特遗志,意大利歌剧承前启后之类的大道理,我喜欢他,就像喜欢吃罗西尼鹅肝小牛排一样,没什么道理。他的音乐,总能让我放松心情,特别是在紧张赶稿的日子里,我的唱机里经常会放罗西尼晚年最后一部音乐作品《小庄严弥撒》,它可以让你摒除杂念,同时心情愉悦。你可能会说,又是庄严又是弥撒,宗教歌曲集怎么可能让人轻松。然而罗西尼的这组曲子,其实一点也不庄严。这组曲子写于罗西尼死前三年,当时迷恋美食的音乐家,得了严重的肠胃毛病,肥胖的身体,“三高”估计是免不了的,身体差到已经无法大吃大喝,于是他想:是不是我过的太舒服,吃的太多,得罪了上帝呢?这组《小庄严弥撒》,多少算是罗西尼的一种赎罪,只不过这位一辈子都庄严不起来的胖子,最终还是把曲子写成了悠扬的小调。他在曲谱最后,不安地附了一段话:亲爱的上帝,这组可怜的、小小的弥撒终于写完了,我把它献给您。但我不知道该称它为“宗教音乐”呢,还是“该死的音乐”。我是为喜歌剧而生的,这您是知道的。那只需要一丁点的技巧,一丁点的心思就足够了。护佑我吧,上帝,请为我在天堂留下一个席位。《小庄严弥撒》是罗西尼应公爵夫人皮莉特?维尔之邀创作的,1864年在夫人的私人教堂首演,当时一位著名的画家詹姆斯?蒂索还曾为这位罗西尼的超级粉丝画过一幅优雅迷人的画像。
下载论文网
  在《小庄严弥撒》首演后的两年,罗西尼被上帝召唤到了天堂,我猜上帝肯定不要吃他煎的外焦里嫩的罗西尼小牛排,不过让老罗指挥天使们奏乐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当然,演奏的曲目不能是他那些闹哄哄的喜歌剧,而是他12岁时谱写的6首弦乐奏鸣曲。
  后人评价这6首弦乐奏鸣曲,经常用“天鹅绒般的丝滑柔美”来形容它优美的旋律。特别是第一首,没有一丝忧伤,就像回忆中的初恋,脱去了青涩的苦味,只留下美好的如春风拂柳般的悠长韵味。你很难想象它竟然出自一位12岁的少年之手。罗西尼当时才刚刚学会演奏小提琴和古钢琴,还因为声音特别清悦,在教学合唱团中担任独唱。当时有人送给他一个雅号――佩萨罗的天鹅。然而也正是因为天鹅绒般柔滑的童音,13岁那年,罗西尼差点被粗暴的老爸阉割,这是一种古老的、保持童男之声的残酷方法。幸亏罗西尼的母亲坚决反对,她拿出小罗西尼谱写的弦乐奏鸣曲,证明罗西尼更应该成为作曲家。听这首曲子谁还下得了狠手?这组曲子,也是我和古典音乐的初恋。差一点,我们就错过了那么多人间最美妙的音乐,最欢乐的歌剧,最美味的牛排,还有最狗血的爱情故事!上帝保佑!
  有很多乐迷认为罗西尼的音乐不够深沉,但我觉得很少会有人真的讨厌罗氏音乐,这位机智的意大利胖子对音乐的见解简单到没见解:各种音乐都是美妙的,除了难听的那种!而我个人认为,罗西尼音乐唯一的优点就是好听。以喜歌剧闻名的乔阿基诺?罗西尼,1792年2月29日出生在意大利海滨小城佩萨罗,因为每四年才有一个2月29日,所以等他过第18个生日时已经72岁了。罗西尼老是说,少过点生日可以省去许多麻烦。1864年,就在生日前一天,一群热爱他的朋友告诉他,他们筹了两万法郎,要为他在家乡立个纪念碑。他一听,就说:“真是浪费钱财啊!把这笔钱给我,我自己站在那好了!”
  一生嗜好美食、美色与钱财胜于音乐的他,在1868年死于一次肠胃手术的后遗症,这算不算是他这一生最讽刺的事儿?当这位后半生一直隐居巴黎的歌剧大师魂归故里之时,意大利政府为他在翡冷翠举行了国葬。如果将19世纪意大利歌剧比作时下中国的股市,罗西尼显然是拉动意大利歌剧一路上扬的王牌股,只不过就要冲破5000点大关时,这位谜一样的大师却清仓走人,把意大利歌剧之王的桂冠拱手送给了晚辈威尔第。就像奥斯卡大片《鸟人》中的经典台词:全世界的人都在争着刷存在感,而你却在玩消失。
  罗西尼不仅好吃、会吃,还很懂吃。一次他在餐厅吃牛排,突然灵感大发,叫来厨师,说:请你再给我煎一块新鲜的鹅肝,放在牛排上,再淋上一层鹅肝酱。厨师对此很不屑,罗西尼说:你照做就是,好坏与你无关,这道菜以后就叫罗西尼小牛排。这道鲜嫩多汁的名菜和他的音乐一起流传至今,大凡正宗的法式西餐厅里都有。所以,他后来敢在巴黎开餐厅,其实还是有点底气的。
  1829年,老罗在完成伟大的歌剧《威廉退尔》之后,就很少玩音乐了。他在巴黎开了家餐馆,还娶了他的第二任老婆:一位巴黎社交圈的交际花、名画家威尔宠爱的模特、巴尔扎克的前任女秘书,也是罗西尼在巴黎的女房东――佩里西埃小姐。罗西尼称肉感的佩里西埃小姐为“我的上帝”,那么她的前任、意大利首席女高音伊莎贝拉?科布兰估计只能沦为“我的女神”了。这位女神嫁给老罗之前,是当时意大利的名角,是那不勒斯歌剧院总经理巴尔巴亚的情人,巴尔巴亚则是当时罗西尼的大老板。勾引老板的女人,后果当然很严重。幸好机智的罗西尼把自己那部旷世名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的情节搬到了现实中,与伊莎贝拉小姐玩了把私奔,最后不仅抱得美人归,还搬进了首席女高音的豪华花园别墅,再也不用受那些剧院老板们的气了。想当年,那些剧院老板曾把罗西尼关在小黑屋里,每天只给他一盆连菜叶都看不到的意式光面,“乐谱不按时写完,别想活着出来!”老罗回忆起那些剧院老板可是恨得咬牙切齿。
  伊莎贝拉比罗西尼大7岁,老妻少夫最后还是演绎成了人老珠黄、始乱终弃的老套故事。前任刚刚离世,佩里西埃小姐就被扶正!人间的悲喜剧不就是如此轮回吗。在离开老女人奔向新欢之前,老罗特别为旧爱写了一组宗教歌曲――《圣母悼歌》,难得严肃的音乐,不知道一代传奇女高音伊莎贝拉在离开这个无情的世界时,是否哼唱着其中的曲调。
  狗血的爱情与婚姻,早年的贫穷与后来的富有,天鹅与鹅肝,一切仿佛都是一场戏,大歌剧家罗西尼从来不会入戏太深。 □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