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哲学思想 > 正文

哲学思想 邓小平理论盲目的哲学思想与理论途径

2019-05-12 10:13:58来源:论文阁作者:佚名
哲学思想导读:邓小平擅长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思想武器促进理论盲目。邓小平理论盲目地思想根底是宏大的政治和理论勇气做到脚踏实地、解放思想,胜利地

邓小平擅长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思想武器促进理论盲目。邓小平理论盲目地思想根底是宏大的政治和理论勇气做到脚踏实地、解放思想,胜利地把“变”与“不变”分离起来;理论盲目的重要表现是以崇高的任务感灵敏运用唯物史观,明白把“是”与“不是”辨别开来;理论盲目的突出特性是以极富胆识的品德把唯物辩证法浸透到这一系列问题论析中;理论盲目的最高目标是以坚决的信仰停止无止境的探究,追求真实与价值的统一。

关键词:邓小平,邓小平理论,途径,思想,哲学,理论

理论盲目是一个政党成熟的重要标志。从理论开展的历史进程看,中国特征社会主义理论的不时丰厚与创新开展,是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对理论高度自信和盲目的必然结果。这种理论自信和盲目又反过来使共产党人对客观规律的认识愈加正确,使现存理论不时得到完善与开展。理论盲目水平的不时加深最终使中国共产党选择的开展道路成为科学大道,使中国特征社会主义道路由理论盲目开展成为理论必然。

“盲目”一词在《辞海》(语词分册下)里有两种解释:“一是指本人有所察觉。《三国志?吴志?吴主传》:‘人之举措,何能悉中,独当已有以伤拒众意,忽不盲目,故诸君有嫌难耳。’二是指哲学名词,同自发相对,指人们认识并控制一定客观规律,进到自在王国的一种活动,普通能预见和控制其活动的结果。”本文研讨的理论盲目特指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盲目,特别是指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盲目,是指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总结与肯定、创新与理论的醒悟和认识。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曾经说过:“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本人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本人的肉体武器。”邓小平并不是什么先知先觉者,他也是在理论的历史进程中,不时调整本人的思想与见地进而做到理论盲目的。应该说,邓小平灵敏运用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思想方式,使中国特征社会主义道路的理论盲目到达了史无前例的高度,表现出了全新的理论状态。

一、理论盲目的思想根底:以宏大的政治和理论勇气做到脚踏实地、解放思想,胜利地把“变”与“不变”分离起来

唯物主义是认识事物的根底。脚踏实地和解放思想是辩证统一的,表现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与思想办法的辩证统一。以此不时停止理论与理论创新,也是坚持和开展马克思主义的应有之义。费孝通以为要到达文化盲目,途径就是用实证的态度、脚踏实地的肉体来认识我们长久的历史和文化。理论盲目是文化盲目的一局部,理论盲目也应经过脚踏实地的途径才干完成。

1看待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变”与“不变”。坚持马克思主义根本原理不能变,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指导不能变,这是邓小平理论盲目的思想根底。粉碎“四人帮”初期,不少人的思想非常禁锢与僵化,国度的开展呈现了彷徨以至停滞不前的场面。邓小平以宏大的政治和理论勇气,运用脚踏实地和解放思想两大武器,提出要完好精确天文解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内涵,指出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都是在理论中不时开展和完善的学问。为了突出“理论是检验谬误的独一规范”,邓小平还积极推进了谬误规范的大讨论。谬误规范的大讨论是一次巨大的思想解放,本质是要冲破教条式的社会主义理论的禁锢。这样就首先明白了“只要理论才干检验谬误”这个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原理不能变。坚持科学的理论规范,必然会延伸到对首领人物以及首领思想的客观见地和客观评价问题。对此,邓小平指出,要科学评价毛泽东自己及毛泽东思想,首先要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不能变。邓小平强调,肯定毛泽东思想的根本方面就是在理论中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否则就是背叛了马克思主义。而分开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方向就会失去。在根本准绳不能发作变化的前提下,我们不能固步自封,要不时在理论中完善和开展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关于毛泽东自己行为中的某些方面以及这些行为所招致的可操作性制度方面的断定要在理论中不时加以改良。只要这样,才干抓住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变”的方面。

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分离构成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真正的坚持马克思主义。这也是邓小平理论盲目思想根底的另一个重要方面。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文中就曾说过:“《宣言》中所论述的根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那时还是完整正确的,只是某些中央能够作一些修正。原理的实践运用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马恩创建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条件与当今中国社会主义建立的实践状况曾经大不相同,随着中国特征社会主义理论的不时深化,必然召唤着新的理论的呈现。邓小平理论就是顺应时期需求而产生的马克思主义的新成果。邓小平提出的社会主义实质论、初级阶段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开展战略论、祖国统一论等思想,就是在坚持马克思主义根本原理不变的根底上对中国理论不时变化的特性停止新的概括和升华后而提出的光芒理论。

2认识社会主义开展道路的“变”与“不变”。马克思主义开创人对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度如何建立社会主义的阐述不多。20世纪50年代后许多社会主义国度相继停止了变革,但不少国度的变革均告失败。我国也照搬了苏联经历和形式停止了变革,但却给开展中的国民经济带来了极大的艰难和障碍。针对这种状况,邓小平表现出一个理论家的巨大勇气,指出社会主义开展道路是不能变的,不论前面的矛盾艰难有几都不能变。为了突出这些不变要素的重要性,邓小平在苏东剧变后还明白指出:“只要社会主义才干救中国,只要社会主义才干开展中国。在这一点上,这次暴乱对我们的启示非常大,非常重要,使我们头脑愈加苏醒起来。”社会主义开展道路不能变,变的只是把马克思主义如何与各国实践相分离的问题,不同国度、不同地域、不同阶段如何实行详细变革的问题,是开展道路上采取的形式问题,是共性与个性的关系问题。苏联形式的社会主义个性失败了,不等于马克思主义失败了。在1982年党的十二大上邓小平第一次正式提出建立有中国特征社会主义的命题。南巡讲话中他再次肯定“我国要在建立有中国特征社会主义道路上继续行进”,而且还要加快速度行进。“一国两制”设想是邓小平把“变”与“不变”、准绳性与灵敏性巧妙分离的模范。“一国两制”强调整个社会主义的开展方向不能变,但要依据详细状况在某个范围内开展一些资本主义。“一国两制”的多年理论曾经证明,邓小平坚持走中国特征社会主义道路的思绪是正确的。

栏目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