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论文 > 哲学理论论文 > 哲学 > 正文

哲学 女性主义哲学下社会性别与气候变化的研讨

2019-05-16 16:20:21来源:论文阁作者:佚名
哲学导读:社会性别与气候变化应对研讨越来越成为一种引人瞩目的国际学术热点, 但明显存在三方面缺乏: (1) 仅仅在减缓与顺应的政策层面上关注到气候变

社会性别与气候变化应对研讨越来越成为一种引人瞩目的国际学术热点, 但明显存在三方面缺乏: (1) 仅仅在减缓与顺应的政策层面上关注到气候变化影响的性别差别化特征, 而作为应对气候变化之根底的气候科技学问却缺乏包括社会性别在内的社会文化维度调查; (2) 只是把社会性别同等于开展中国度中扮演受害者角色的女性, 疏忽了男性、兴旺国度的女性、作为积极行动者的女性力气以及这些性别在其相关社会文化语境中如何互动; (3) 中国社会性别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的外乡案例太少, 这使得中国在争取性别差别化看待的结合国绿色气候基金时缺乏令人信服的外乡理想证据, 从而失去相应话语权。笔者以为能够从女性主义哲学视角综合上述这三方面缺乏, 从以下内容加以系统研讨:社会性别主流化在应对气候变化过程中的意义研讨;传统技术科学进路应对气候变化的构成历史及其局限性研讨;气候正义、女性主义哲学与气候科学的关系研讨;国外气候政策与行动中归入社会性别主流化的主要经历与启示;女性主义哲学视域下的中国气候政策与行动研讨。

关键词:女性主义哲学; 社会性别; 气候变化应对;

气候变化应对问题并不是一个仅仅经过现代科技 (如地球工程) 或市场 (碳买卖) 手腕就能处理的问题, 而是一个也与社会性别有亲密关联的严重全球性问题。2012年在多哈举行的《结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 (以下简称《条约》) 第十八次缔约方会议正式决议将“社会性别与气候变化问题”作为之后会议的一个固定议程事项。2015年在秘鲁利马召开的第二十二届缔约方会议出台的“性别问题利马工作计划”的附件明白请求“促进女性全面、对等和有意义地参与性别响应性气候政策, 将性别观念归入施行《条约》以及缔约方、秘书处、结合国各实体, 各级和一切利益攸关方工作的重心中来”。2017年在德国波恩召开的第二十三届缔约方会议出台的《性别行动方案》将性别对等和促进女性权益与才能归入到气候变化的讨论和行动中。2018年12月2日在波兰卡托维兹举行的《结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第二十四届缔约方会议中缔约国、察看员和条约秘书处展现了《性别行动方案》施行的中期成果, 其中就把《条约》技术与决策机构员工性别平衡目的的落实状况包含在内。社会性别与气候变化应对的关系研讨已成为一种越来越引人瞩目的国际学术热点。

一、国外研讨现状述评

发端于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美国环境正义运动后来逐步演化为一场气候正义运动, 开端转向关注气候变化对脆弱性人群 (如:贫穷妇女、有色人种和残疾人等) 的意义研讨, 长期被气候变化主流话语所疏忽或边缘化的社会性别 (gender) 维度才开端受关注。最早从事这方面研讨的人则是来自于一些从事社会性别、环境和开展 (GED) 方面研讨的学者、那些为结合国妇女开展基金等机构效能的女性主义者以及全球性别与气候联盟与乐施会等国际非政府组织。她们主张将社会性别归入到气候正义研讨中。但是迄今为止, 这方面研讨的现有文献还相对较少, 且大多数是来自于国际期刊《社会性别与开展》的两期专刊 (2002-07, 2009-03) 。这些文献主要是盘绕气候变化所招致的性别差别化的物质影响, 这种影响大致可分为四个方面的内容: (1) 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脆弱性呈性别差别化特性 (IPCC2007;Demetriades and Esplen2008;Terry Cannon2009) ; (2) 对气候剧变和气候应力的性别差别化顺应 (Neumayer E and Pluemper2007;Lane R and McNaught R2009;Rosa Rivero Reyes2002;Ebba Brink;Christine Wamsle (2019) ) 。Ebba Brink和Christine Wamsle论述了公民参与气候顺应的内驱力 (价值、世界观、社会性别和位置) 比外力 (资源、风险和公众支持) 更重要。Kathryn Graziano;Richard Pollnac;Patrick Christie (2018)论述了菲律宾沿海地域人民对气候变化的顺应力呈现社会性别化特征:女性比男性有更大的风险容忍态度, 但更少联络自然。女性对气候变化顺应更为理解, 但更少参与户外拓展活动; (3) 全球南方的减缓战略中的性别差别 (Emily Boyd2009;Nidhi Tandon 2009;Sam wong2009) ; (4) 女性的声音与愿望如何影响公共气候政策 (Minu Hemmati and Ulrike Rǒhr2009;Marion Khamis, etc2009[3];Sam wong2009;L Lebel, P Lebel, B Lebel2015;Astghik Mavisakalyan;Yashar Tarverdi 2018;Tahseen Jafry 2016) Astghik Mavisakalyan;和Yashar Tarverdi (2018) 论述了国度议会中女性政治代表力是讨论气候变化应对的一个被疏忽方;Tahseen Jafry (2016) 采用气候正义视角阐明南亚有必要施行社会性别敏感且愈加社会容纳的气候政策。

应该说, 这些研讨有力地凸显气候变化问题的性别维度, 改动了过去气候变化主流话语的性别中立特征, 这无疑有积极意义。但都只是关注到了气候变化对地球南方女性的物质影响, 却没有关注那些塑造气候政治话语的性别化的权利关系, 含糊了社会性别与生理性别之间的界线, 也没有阐明气候科学学问 (应对气候变化的理论根底) 的详细制造过程是如何负载性别价值维度。

从女性主义哲学视角看来, 社会性别并非产生于单一的、共同的“生物本源”中, 对它的调查必需置于详细的理论活动中, 并调查社会性别与阶级、种族、国度和文化等要素之间如何异质互动。因而, 必需反对把女性仅描绘为受害者的简单做法, 应更多地转向寻觅女性在历史与理想理论中的积极行动者作用。它的主要特征为理论性、中央性、多元性、情境性、文化多样性。瑞图·索构尼 (2013) 从中央性学问角度剖析喜马拉雅山脉北阿坎德邦地域的妇女为有效应对气候变化, 发明性地创造了一种混合栽培技术。南希·图安娜 (2013) 从女性主义科学论 (即女性主义技术科学视角) 剖析当前主流的气候科技学问实践负载了一种价值判别, 即为以男性气质和帝国主义为特征的西方兴旺国度利益效劳, 她主张对气候学问停止社会性别化了解以确保气候正义;安爵·伊斯雷尔与凯洛琳·萨克斯 (2013) 主张运用女性主义科学哲学家唐娜·哈拉维的情境学问论来剖析顺应减缓政策中气候科技学问如何与社会文化权利亲密互动, 因此支持多种方式的气候行动主义。凯伦·贝尔 (2013) 倡导一种集体性协作的后传统理论进路, 在本体论层面上瓦解了传统二元论 (自然/文化, 男性/女性等) 。

栏目分类